White.

“不练剑了。”

信白《直的掰弯很容易》⑧

我说话算话吧!哼哼哼/叉腰


韩信正在犯愁,体育课已经过去半节课了,怎么操场上没一个人...
因无人同他打球,韩信偷摸摸地拿出手机,这一看可好。
刘邦给他打了足足10个电话。
韩信刚想回给他,却见那人已经走了过来。
“韩信,给你打电话怎么不接。”难得见刘邦这么认真,韩信愣是吓了一跳。
“我手机静音了嘛,不然被没收可就...”没等韩信说完,刘邦就已经拉着他走。
“刘老三去哪啊?”
“告示处。”刘邦边走边拉着他。
“去哪里干什么?”韩信越听越不对劲。
是太不对劲了!
“你不知道?算了,你去看看就知道了。”刘邦刚好说完话,就到了告示处。
只见同学们都围在一块告示那儿,似乎是察觉到有人来了,有几个同学下意识地回头去看。
这让本就不安静的人群再次沸腾起来,甚至还有几个同学对韩信指指点点的。
“喂,你们干嘛!”韩信一脸不爽地冲过人群来到告示栏,顿时,韩信傻眼了。


他和李白那天的“意外”被人拍下来了,而且贴在了此处。
韩信顿时心底一团火焰燃烧起来。
那天天台上不可能有第三个人来啊,难道说。
是早就藏好了?!

韩信现在只有一个念想:找到李白。
他一把把照片扒了下来,撕成碎片丢到垃圾桶里,随后边跑走边拨打了李白的电话。
一定要接啊,拜托了。

嘟——没接。
嘟——还是没接!
嘟——为什么不接电话?

在响到第六声时,电话拨通了。
“李白!你在哪!我去找你!”
“啊?学校啊。”
“那我去哪找你啊!”韩信几乎是喊出来的,兄dei,这时候可不是开玩笑的好时机啊!
“我在上厕所啊,你要一起嘛?”
“你...我...woc...我去找你,蹲着别动...”韩信立马跑向厕所。

到了厕所,韩信看见李白一动不动地蹲在厕所门边。
“不是...你蹲这干嘛...”韩信把李白扶了起来。
“不是你让我蹲着不懂吗?”李白伸了个懒腰道。
“老哥你脑子咋了。”韩信装模作样地摸了摸李白的头。
“所以说你找我来干嘛啊?”
“不是...那件事你不知道吗?”韩信觉得李白真的太不正常了,这让他心碰碰直跳。
“知道啊。”李白边说边走向洗手池洗手。
“那你怎么...”
“哎呀都是兄弟亲个嘴怎么啦!不要这么小气嘛”✘
“因为我知道是谁拍的啊。”李白转身把水弹到韩信身上。
“谁?woc啊老哥你别闹了成不?”韩信虎摸一把脸,他现在只觉得李白太不正常了!
“我凭本事知道的为什么要告诉你啊!”说罢,李白走出了厕所。
“那...至少还有我的事啊,你不告诉我,我怎么和你一起解决?”韩信大步跟了上去。
“谁让你跟我一起了?我自己就可以的。”
“你?”韩信瞪大了眼睛道。
“啧,你要相信我啊,走了走了,回教室。”李白拍了拍韩信的后背说道。
“回教室...你是认真的嘛?”
“回不回?”李白这一句话让韩信打了个寒颤。
“回回回...”
李白这是被什么妖怪附体了嘛...真是吓到我韩狗子了。

走到教室门口时,韩信把李白推到自己身前,做了个“您请”的姿势。
李白顿时一脸黑线。
“你这么大个子躲我后面不要面子你爹爹我还要啊...”边说着,李白边走进教室。
李白前脚刚踏入教室,就有个同学对他俩喊到:
“恶心的同性恋别来我们班好吗!影响班风心里没点b数吗?!”
李白顺手把书包丢到那人的脸上,狠狠地说到:
“嫌你有嘴啊?还有我才没有b数那种东西。”
“老子膨胀。”







阿白有话说:
啊我这几天都在听千秋月别西楚将,安利仙某某版的!
我爱仙儿,我情愿当他放的屁XD



信白《直的掰弯很容易》⑦

刘邦戳了戳趴在桌子上唉声叹气的韩信,说到:
“哎呀,你怎么又唉声叹气地了?”
在一旁看书的张良随口到:
“应该是失败了吧。”
“什么应该啊!就是失败了好不好啊!”韩信看着他俩道。
刘邦装作吃惊的样子“咦”了一声后问到:
“那李白是什么态度啊?”
韩信又把脸扣在桌子上闷闷地说到:
“他以为我是在开玩笑,然后他又不喜欢这种玩笑。”
张良又忍不住插嘴到:
“那你以前和他开过这种玩笑吗?”
“叫他老婆算吗?”
听了韩信的回答后,刘邦和张良大眼瞪小眼了一会,张良便继续低头看书,而刘邦站起来拍了拍韩信的肩膀说到:
“一首凉凉送给你。”
韩信叹了口气后说到:
“我觉得我还有点希望吧...”
刘邦抬头看了天花板一会儿,然后把手放在韩信的肩膀上说:
“我还有另外一个方案,不知雏儿是否要施行。”
找到了救命稻草似的韩信连刘邦对他的称呼都置之不理,只问到:
“什么方案!”
“emmm...具体不能跟你透漏,你明天晚上就在天台上等着吧。”
“记得叫上李白。”
韩信一脸茫然地点着头。
随后韩信说到:
“我去打点水,马上回来。”
“好。”“嗯。”

“你看出李白对韩信的态度了吗。”活生生一个疑问句,到张良嘴边却成了陈述句。
“当然了,我这么聪明怎么可能看不出来,良良你也看出来了吧。”说罢,刘邦坐在张良旁边。
“别那么叫我。”张良撇了他一眼。
“那为何不告诉他?”张良问道。
“怎么能让他这么容易就追到媳妇呢?当然要多提高提高他的情商了。”
“鬼点子真多。”张良轻笑一声。

“李白,跟我去天台吃饭吧!”韩信轻轻敲了敲李白的桌子。
“为什么要去天台啊?”李白不解地问道。
“额...这个嘛...就是天台的空气好嘛...”其实韩信自己也不知道去天台干什么,只能随口编了几个理由。
“算了算了,让你说清楚话我都能上王者了,走吧。”李白嘴角上扬了一下,站起身和韩信往天台走去。

而此时,刘邦在天台上早已等候多时。
张良为什么没来?因为他嫌弃刘邦。
刘邦把他的计划告诉了张良:
“我们先在天台等着他俩,找个好时机,让韩信亲上李白,看看他俩会有什么反应哈哈哈!”
“我们?”然而张良抓错了重点。
“对啊!”
“自己去,太丢人。”

这就是张良为什么不来的原因。
在刘邦发呆之时,韩信李白已经登上了天台。
很好,两人坐在一起,很方便我行事。刘邦心里想着。
刘邦突然站起身向二人走去,边走边大声叫着:
“这网怎么断了啊!天台的信号也没有好到哪里嘛!”说着说着,刘邦离二人越来越近。
“哎,刘老三?你怎么也在这?”韩信心里蹊跷得很。
李白也对刘邦挥了挥手。
“嗨!雏儿!大白!你们先聊吧我先下楼了!这儿信号太不好了。”刘邦边说边向二人靠近了些。
“天台的信号一直都不好你还来这...”没等韩信把话说完,刘邦就使劲撞了韩信后背一下,便飞快地跑下楼。
因为韩信和李白是面对面坐着,韩信一手拿着饭一手拿着筷子,被刘邦这么一撞,重心不稳地向李白倒去,又怕手中的筷子扎到李白,便把手撑在地上。
而李白也刚好抬起头,二人很“完美”地按照了刘邦的方案施行了。
得知了刘邦的方案是什么了的韩信,心里暗骂一声他,又想起当下的情景,猛地坐起身来,红着脸对李白说到:
“那个...李白...我不是故意的...刘邦撞了我一下才...”
李白表面上冷静得一批,可他红透的耳尖说明了一切。
“没事...吃完饭我们就回教室吧...也要上课了吧...”
“嗯...”



“咔嚓”
“哦吼,没想到来天台吃个饭还有大收获。”
“这次好玩了。”







阿白有话说:
明天还有一更,大概?

信白《直的掰弯很容易》⑥


小虐怡情,大虐伤身。
然而一点儿也不虐
说了我不会写刀子嘛













“唉——”
刘邦看了看身边唉声叹气的韩信,用胳膊肘怼了他一下问到:
“雏儿啊,你怎么了?怎么不见李白呢?”
“唉——你可别提他了,我这么唉声叹气可不就因为他嘛...”韩信把脸扣在桌子上接着叹气。
“所以说你俩到底怎么了?”刘邦拍了拍韩信的后背道。
“都怪你!”韩信突然大叫一声。
“也不哄哄人家?”刘邦吓得往后一靠,然后听到了什么东西裂了的声音,扭头一看。
张良的眼镜。
我,刘邦,要完,点蜡。
“还不是因为那天你找我打球!”
刘邦越听越懵逼,你们两口子bu)俩人闹别扭别把锅扣我头上啊?!我不要面子的嘛?他心里如是想。
“那天回来后李白就没怎么理过我,跟我说话也只是敷衍过去,最重要的是,连游戏都不跟我打了!你说他怎么了啊?!”韩信坐起来双手把着刘邦的肩膀使劲晃。
“我c...我说...你那么在意他干嘛啊...说不定明天就好了呗...”
“是啊,我在意他干嘛。”韩信突然停下来,重新坐回椅子上。
“我说,你该不会真看上李白了吧?”刘邦挑了挑眉说道。
“怎么可能!!!这只是兄弟间的关心!”韩信又突然蹦了起来,果不其然地又吓了刘邦一跳。
“你先别激动,我们坐下慢慢说,慢慢说....”刘邦招呼韩信坐下。

“看见李白你会不会心动?”刘邦问。
“废话,心不动不就死了。”
“那你滚吧。”刘邦“微笑”道。
“不不不,我好好答。”

“如果李白有女朋友了你会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表面哇你们好般配,心里mmp呗。”韩信随口答道。
“ojbk,恭喜你弯了。”
“啥????”


“喂,刘邦,这么做怎么没问题?”韩信在课桌下偷偷地给刘邦发了信息。
“相信我!”
“李白李白,陪我去买东西吧!”韩信用手轻轻地戳着李白的后背。
“不去。”李白很果断地回答韩信的问题。
“你要买什么我请。”
“走。”

约媳妇出来真不容易。
还要搭进去好多钱。
不过能追到就值了!

“李白,你喜欢什么样的人呢?”韩信帮李白拎着吃的。
“唔...玩游戏能带我飞的,长得好看,没了。”
“那你看我怎么样?”韩信挡在李白面前问。
“你除了抢我野怪就是抢我野怪,还带我飞?”
“可我喜欢你啊!”韩信脑子一热地说了出来。

我说了什么?!现在韩信的脑子里只有这句话。
他清晰地看到了李白先是呆住了,后来张了张嘴,似乎要说些什么,但最后目光还是暗了下去,临走前给韩信丢下了几句话:
“如果不是真心,就不要开玩笑了。”
“告白不是游戏。”
“我很讨厌这样....”
“韩信,我先回去了。”

只剩韩信一人在原地呆滞。

等等,李白。

我是真心的啊。










阿白有话说:
才不让你这么轻易地追到媳妇!

信白《直的掰弯很容易》⑤

第一节是数学课,因为李白只对语文感冒,所以数学课他偷偷地在玩手机。
而韩信在一旁不停地“指挥”他。
“杀那个残血啊,对对对就这个,哎你怎么被反杀了好辣鸡啊”
“偷塔啊,偷塔,死了没关系,先把对面塔偷掉”
说着,李白的手机屏幕上渐渐暗了下来,他转头对韩信小声说:
“韩狗子你小点声会死吗?还有别打扰我,这把是晋级赛。”
说完,李白便快速转过头,把倒下的数学书立起来。
复活后,李白低下头继续玩,而韩信见他开团了,便往前探着头。
“先杀脆皮啊,你杀坦克有什么用啊,怪不得你一直上不了王者。”
“杀他杀他,对!嗨呀你怎么又死了。”
李白忍无可忍地站了起来。
“你站起来干嘛,你们要输了啊”
李白大声喊到:
“老师!韩信吃东西!你看他嘴一直在动!”
“好的韩信请你出去。”诸葛亮微笑着说。
“李白,你行!”韩信瞪了他一眼便走出座位。
“哼,听没听过你爸爸就是你爸爸?”
当韩信马上走出教室时,像是想到什么一样,转过身大声喊到:
“李白你别玩游戏了!再玩也是输!不如好好学习!做祖国的栋梁!”
李白刚要坐下开始新的一局游戏,便被韩信这么一喊吓得又站了起来,他慢慢地转头看向诸葛亮,只见他的脸已经黑得彻底。
“好的李白,也请你出去,顺便把手机交上来。”
李白欲哭无泪地把手机交了上去,跟着韩信走出了教室。
“不是,别告诉我这你就生气了?”韩信看着闷闷不乐的李白说道。
李白却只别过头双手交叉抱在胸口这么站着。
“我错了还不行嘛,换个方向想想,我不也是在为你的学习着想嘛。”
李白依旧不理他。
“你看啊,你语文那么好,其它科目也不错,就偏偏这数学...它从来没及过格。”
李白总算搭理韩信了:“我就是不爱学数学,你管我啊?”
“好好好随你便。”
然后李白又不理他了。
“还生气呐?”
“我没生气。”
韩信往李白那边靠了靠,小声说到:
“要不我们去别的地方逛逛吧,反正那猪狗亮不会让咱们进去的。”
“不去。”
“还说没生气啊,这嘴巴都撅上天了。”韩信边说着,边用手轻轻弹了李白的额头。
“干嘛啊你!”李白瞪着韩信,同时也捂着被弹的那处。
“放心,手机会还你的,段位我带你上王者,怎么样?不亏吧。”
“谁要你带啊...”李白说这句话的同时,下课铃也刚好响起。
“下课。”很意外地,诸葛亮这节课没有拖堂,因为下节课他从赵云那抢过来了。
“啊?李白你说什么?”韩信刚要问清楚李白说的是什么,就被刘邦他们拉去打球了。
“走了走了!怎么?和李白独处半节课没享受够啊?”刘邦坏笑道。
“刘老三请你滚?”韩信黑脸笑着,想起了李白,又回过头问:
“不一起吗?”
“不了吧,我还要把手机要回来呢...你...”
“那我先走了啊,回头见!”说罢,韩信就大步走远了。
李白呆呆地看着韩信的背影,无奈地笑了笑便转身回教室了。
怎么感觉有点不爽...



阿白有话说:
感觉有点短小...不懒的话我会更的!

雷安《交换》

上交入党费/乖巧
就是那个交换身体有一方死了的梗嘛
ooc慎入



雨一直在下,安迷修就静静地坐在车站等着公交车,可等了半个小时,也不见一点儿公交车的影子。
雨下得越来越大,越来越急。
看来今天要耗在这里了,安迷修心里如是想。
“叮咚”手机消息提醒的声音,安迷修慢悠悠地从书包翻出手机,定睛一看,原来是他的同班同学——雷狮。
〔征文写完了吗?〕
安迷修看后不耐烦地翘起二郎腿,把书包放在身旁,打起字。
『我家都回不去,能写完吗?』
等了几秒,却不见那人回复,安迷修便要把手机放回书包里继续等车,刚要拿起书包,手机便发出了声音。
〔你在哪,我去接你。〕
『不用了,公交车马上就来了。』
〔我都出门了...你不早说...〕
『哦,那你滚吧。』
〔你到底在哪?〕
『芦荟车站。』
安迷修把手机放回书包里后,站起身来寻找雷狮的身影,又立马坐下了,又不是闪电怎么可能来的那么快?
这时安迷修心里也琢磨着,为什么雷狮最近和他的关系变得貌似...越来越好了?

安迷修在班级里号称是“撩妹高手”,可撩到的妹子没几个,撩到的也被雷狮招招手就跑走了。
每当他与女同学交流得正热情时,雷狮总会用各种理由把那女同学叫去。而理由也是最正常不过的,例如老师叫你去办公室,帮我去打水吧,你作业没完成等等。
因此安迷修一直以为雷狮是与他作对,还叫他“恶党”,从来也没叫过他全名。
总之安迷修对雷狮是一点好感也没有。

正当安迷修发呆的时候,雷狮已经站在他面前了,他撑着伞,一直看着他却不见那人答复,便大声喊到:
“安迷修!”
听到正想的人的声音,安迷修想偷吃了糖果的孩子一样心虚地站了起来。
雷狮见他不说话,用另一只手在他面前挥了挥。
“喂安迷修?傻了?”
“你才傻。”像是条件反弹似的,安迷修立马就回答了雷狮。
“你没事吧?”
“无碍,走吧。”安迷修向前走去。
这雨真是怪,下了这么久,非但不变小,还起了风。
“恶党,我说。”安迷修停在一家超市门前。
“啊?你说啊。”
“你知道我没带伞吧。”
“知道啊。”
“那你还拿这么小的伞。”说罢,安迷修看了看头上那顶儿童伞。
“啊哈哈,因为找不到伞了嘛,就把我堂弟小时候的伞拿来了。”
“你真是愚笨至极。”
“正好走到超市这了,我们去买一把吧。”
“我没钱。”
“我有啊!”说着,雷狮拉着安迷修走进超市,很奇怪的是,安迷修没有拍掉他的手,雷狮嘴角上扬了一点幅度。
买完伞后,二人走出商店,雷狮开口问到:
“为什么树每日都盼着那一只鸟儿来,而鸟儿却去了很多树上呢?”
“不知道。”
很意外地,雷狮没有接话,只是默默地笑了笑。
呼——一股大风吹来,除了风声,安迷修隐隐约约地听见了有个声音在喊。
喊的什么呢?好像是...
好像是!
“喂!那边的人!快走开!广告牌要掉了!”
安迷修猛地抬头看向广告牌,却只看见它向他们落下。
“啊...雷狮...”
点擦火花间,雷狮一下子扑倒安迷修,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他。
安迷修昏迷前最后看见的一幕,是自己的脸庞。

“安迷修,睁开眼睛啊!”
“安迷修,活下去。 ”
“安迷修,我***...”(模糊不清)
安迷修猛地睁开双眼,只看见了白白的天花板,向周围看去,原来是在医院啊。
安迷修想要起身,但是刚一动弹,疼痛感便立马上身,只得乖乖躺在床上。
正当他刚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却有人推门进来了。
原来是卡米尔。
“大哥!你还好吧!”
“啥?!”
“夭寿了!大哥傻了!!”
安迷修一愣,心想到:这么说来...我的确是和雷狮交换了身体,必须要找到雷狮才行。
“还好...雷...安迷修呢?”
卡米尔低下头,轻声地对“雷狮”说:
“大哥...他...”
“他死了。”
安迷修心里咯噔一下,难道说...在被砸到的前一秒,他们两个交换了身体?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
这怎么换回去啊!!
“大哥...你...你还好吧...我...”安迷修听出来了,卡米尔的声音在颤抖着。
“我没事。”安迷修停顿了一下,接着问到:
“为什么他会死?而我却没事?”
卡米尔依旧用着颤抖的声音答到:
“大哥...我...我不知道啊...不我知道...我知道安迷修死了你很...但你要振作起来...”
“嗯。”
“大哥...我想问你一件事...”卡米尔似乎看到“雷狮”的周围散发着黑气。
“你问。”
“大哥你不是喜欢他嘛...为什么他...你却什么感觉呢...”
对啊,为什么自己没有感觉的。
等等。
我喜欢他?
雷狮喜欢我?
骗人的吧?
“你说什么!?”安迷修突然大声地喊道。
“大大大大哥!”
“雷狮喜欢我?!”
“你别跟我开玩笑!”
“安迷修...?”
卡米尔从进了病房后就感觉他大哥有点不对劲,按照以往,如果他受伤了自己来看他,他都会笑着说自己没事。
当安迷修生病之类的时候,他会第一时间去看望安迷修。
而不是像今天这样,漠不关心。
卡米尔笑了一下,心想到:原来安迷修还不知道啊,大哥胆子真小呢。
就让我来告诉他吧,但是,大哥你还能知道吗?
“安迷修是吧。”卡米尔走向安迷修。
安迷修就这样瞪大了双眼看着他走来。
“我大哥,一直都喜欢着你,你当真不知道?”
“我不知道...”安迷修双手捂住头,他感觉自己的头要炸了一样。
“现在是你别跟我开玩笑了!”
“我...我真的不知道啊...”安迷修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从脸颊流了下来。
“为什么他不说出来...”
“为什么我那天要让他过来...”
安迷修嘴里念叨着,卡米尔无力地笑了一下,离开病房前,用极小的声音说: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阿白有话说:
嗯哼被我家那位安利入了雷安坑
结果入党费是个刀子?
不算刀子吧这应该是玻璃渣吧
毕竟我不会写刀子啊哈哈哈
给我老公的文嘛,虽然拖了很久,虽然有点短
因为我叫短小懒白啊!
@玉卿酱三岁啦_.♡





哦吼看到这个梗了第一时间想到了信白,那么我就来磋磨一下吧!bushi

“太白。”韩信叫了下正在打游戏的李白。
“啊?!”李白用吃了八斤屎的表情对韩信吼道。
“不是不是...你先停一下...”韩信见自家猫儿要炸毛了,连忙伸手顺毛。
李白挪到一旁喊到:“这怎么停!有什么事说!我开团了!”
“我们玩个游戏吧!”
“玩你妈个嗨,滚,我要是死了就杀了你。”
韩信表示自家媳妇打游戏时脾气就像有人坑了他一百遍似的,可他能怎么办呢?打他?骂他?还是把手机抢过来摔坏?
那都是tan90°。
谁让他爱李白呢。
韩信就像个小狗一样挪到李白身边坐着,李白感觉到那人离自己近了些,便靠在他身上。
“韩狗子,玩什么游戏啊?”
韩信双臂环住李白,下巴抵在他的头顶,说到:“就是一个人说我爱你,另一个人说再来一遍,到谁那里断了,谁就输了。”
“切,这算什么游戏?韩狗子你先说,看看你对爸爸的爱是不是很深沉!”
韩信笑着说到:“我爱你!”
“再来一遍!”
“我爱你。”
“再来一遍!”
“我,爱你。”
“再...再来,一遍...”李白表示他好像接不下去了,妈耶太羞耻了吧!要知道他李白可是撩遍天下的男人,怎么偏偏被韩信撩得不知天下了。
“我爱你。”韩信顿了顿。
“一直都是。”说这句话的同时,韩信把李白的头仰过来,让他和自己的眼神对上。
“再...再...不玩了不玩了!一点都不好玩!无聊死了!”李白认输了,如果再继续下去他也不知道会被韩信撩成什么样。
“太白你输了!”韩信突然大叫道。
“啊?啊,是我输了。”李白愣了一下,难道韩信又要玩什么花样?
“那么太白...”韩信说着便把脸贴近了李白。
“喂...你干嘛...”李白听出来自己的声音都颤抖了,等待着韩信接下来的话。
“你好傻啊哈哈哈哈哈哈这都能输你语文不是很好的嘛话都不会说了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正当韩信贴近李白的耳朵的时候,韩信突然大笑起来,李白吓得从床上坐了起来用手机指着韩信喊到:“韩重言你疯了吧!你要震聋我吗!?”
“太白太白我错了我错了。”韩信也坐起来抱住李白轻声说到:“但是刚才说的那些话,不是玩游戏,是真心的。”
李白听后用只有他能听到的声音轻声笑了一下,温柔地抱紧韩信并说到:“真巧啊,我也很爱你啊。”

谁让他这么喜欢对方呢。









阿白有话说:
实际文中很多话都是我经常说的
为什么我这么长时间没更信白那个现代文?
因为没脑洞,因为懒,因为没时间。
主要因为懒。
大概明天发那篇雷安的文。


信白《直的掰弯很容易》④

稍微改了一下和一些错子QNQ



隔天,好不容易挨到了放学,韩信第一个冲到宿舍,用脚踹开了门,把书包往床上一扔,也摔在床上拿出了手机,接着对随后进来的人说:
“太白太白,来磕农药!”
李白把门轻轻地关上后,也把书包扔在了床上,靠在被子上拿出手机,斜视韩信一眼说到:
“现在谁还玩王者啊?都去吃鸡了,再说我敢玩吗?一玩打野位你就抢我野,怂了怂了。”
“我一定不抢你野了,我辅助你好吧。”
经过韩信的一番好言相劝,李白才点开了游戏界面。

准备完毕后,李白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与他同名的英雄,带上千年之狐的皮肤,带着惩戒。
而韩信也秒选了与他同名的英雄,带上白龙吟的皮肤,却带着治疗。
孙尚香:六分投吧,呵呵。
李白刚要打字反驳,游戏却开始了。
“韩跳跳我警告你可不许抢我野啊,不然的话...”
“我抢你野的话我管你叫一个月爸爸。”
“成交。”

欢迎来到亡者农药!
全军吃鸡!

【我方】孙尚香:**韩信带治疗,坑*队友去吔屎吧!
【敌方】程咬金:我不管韩信带什么,总之金金爱李白哥哥~
【我方】李白:gun?
【敌方】程咬金:李白小哥哥!我要*你啊!
【我方】:麻烦大家往死里打这个程咬金。
【我方】韩信:你*什么*,要*也是我*他!轮不着你!
“韩信我草里粑粑!”
“消消气消消气,我这是在转移敌方的注意力,你看,我这时候就能把这个王昭君杀死...”
『王昭君 第一滴血 韩信』
“人生十大错觉,你能杀死人。”李白不再理他,低头专心打野。
“失误失误。”韩信只傻呵呵地笑,复活后又去帮李白看野怪了。
【敌方】王昭君:对面韩信和李白是cp吗???
【我方】李白:为什么你会这么想?
【敌方】王昭君:因为你俩用的是情侣皮肤啊?
【我方】韩信:大妹子我俩可都是男的啊。
这时李白正在杀王昭君,可她却呆着不动愣是让李白砍了四刀然后刷出了大,不过,消息栏炸了。
【我方】孙尚香:!!!
【我方】大乔:!!!
【我方】荆轲:!!!
【敌方】王昭君:!!!
【敌方】妲己:!!!
【敌方】李元芳:!!!
【敌方】孙膑:!!!
【敌方】程咬金:QAQ人家没有机会了!
“韩信...要不咱俩还是退了吧...”
“我赞同...可你不怕被举报?”
“比起被举报,我更怕这些人。”
『李白 退出游戏』
『韩信 退出游戏』
〔世界频道:刚才一对男情侣打一半竟然一齐退出游戏,这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毁灭?详情请加Q:999999999〕

“韩狗子我们出去吃饭吧!”李白放下手机坐在韩信床边。
“不去。”很坚决的回答。
“我请。”
“走。”韩信一下子起身拉走李白。

“李白...”韩信低着头拿着手中的饭。
“What?”李白笑得灿烂,活像一个三岁的孩子,可韩信却想暴打他。
“这就是你所谓的请我吃饭?”
“Yes!”
“而且还有牛肉哎!”
“Not surprised? not surprised ?”
“啥?”
“You are a big fool ”
“什么?我英语不好!”
韩信把那桶“红烧牛肉面”拿着,往宿舍走去。
“Don't be angry, I was wrong !”李白见状急忙追上韩信。
“我听不懂。”
“Sorry,I don't understand. 。”
“哈?”韩信一下子回头看着李白。
“不是...我...那个...”李白看了一下韩信,满脸黑线,像是刚从阴阳师卡池里出来一样,也就认了栽,叹了口气说到:
“别生气啦,明天的午饭钱我给你一起刷,走走走回家吃鸡去!”
说罢,李白一只手拿着酒瓶,一只手挎在韩信的肩膀上,因为身高有点不够,掂了一下脚又觉得费力就放下了。
李白在韩信前面倒着走,韩信就在他面前,帮他看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李白似乎在韩信的目光中看到了了一丝温柔,而且是带有一点宠溺的笑容。
果然是他醉了吧。





阿白有话说:
我们11号期末考,在那之前应该是不会更了,我相信你们会等我吧!这篇大粗长?送给你们【延更已久的/小声bb
接下来信白也要正式开始感情线了!大概是中长篇?

信白《这个史官不太行》


韩信,一位刚刚继承父位的皇帝,事情的开端啊,要从昨日说起。
韩信本是一位逍遥自在的太子,旁人都称他为“逍遥王”,可这“逍遥王”一下子就变成了“潇洒王”。
一天的清晨,韩信正趴在床上呼呼大睡时,忽然一位宫女推门而入,边摇着韩信,边大声喊到:
“太子不好了!皇上卧床不起了!您快去看看!”
这突如其来地一句话如同一条闪电一下子地劈中了韩信,他边跑向韩父的寝宫边想到:
怎么会?父皇平时身体都安康,为何突然就...
到了寝宫,韩信用与那宫女的同版动作推门而入,一下子跪到韩父床边,抓紧韩父的手,生怕一松手父亲就离他而去。
“父皇!都是儿臣不孝!没能好好照顾你!”韩信把脸蒙到被子里大声喊道。
“儿子...这不怨你...”
“都怨我!父皇你在黄泉路上一定要注意安全啊!”
“我还没死呢...”
“父皇你死了以后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您在天之灵也要多保佑我啊!”
“听我说……”
“不!您什么也别说了,剩下的时间,就让我来陪你吧!”说完这句话,韩信猛地用被蒙住韩父的头。
世界仿佛静止了三秒。
突然在床边的人一下子把被甩在韩信脸上,居高临下地说到:
“你这个笨蛋,皇上又没驾崩,还有只是腰扭了而已,用得着这么大惊小怪?”
韩信呆呆地看着他,又转头看了看慢慢直起腰的韩父,又想起这人说自己是笨蛋,韩信的“大小姐”脾气爆发了。
本就出生在皇室的韩信天生就有一副“我不管我说的都是对的我就是小公举哼唧”的架子,这让人给了自己“笨蛋”的称号还能忍?
韩信转身走向那人,仔细看了看,原来是熟悉不过的人——太史官,李白。
“哟,这不是跟屁虫小李子吗?怎么有时间来这与你韩太子辩嘴了?”韩信挑眉说道。
“微臣可不敢,刚才只是说出实话罢了。”李白也不甘示弱地笑了一下。
“好了好了,你们俩个不要辩嘴了,重言,我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正当韩信要与李白嘴战三百回合时,韩父突然打断了。
“父皇便说是。”
“父皇年纪大了,离黄泉之路也近了不少,那这皇帝之位,就让给你了!”
“什么?!”韩信下巴都要掉地下了,只听见旁边有声轻笑,一定是李白这小子,出去必定打他一顿。
“皇上万岁万万岁!”李白突然大声喊到。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寝宫里的所有人一并喊道。

【我是分割线~~~~~~~~~~~~~~~】

“喂喂!我说这就不用记了吧!”韩信冲身后的李白喊道。
“微臣的职责就是记下皇上的一举一动。”
“裤子穿反了你也要记?!”
“嗯。”
现在韩信只想着两件事:一是让李白把这件事勾掉,二是暴打李太白。
韩信每天就是这样的:
“李白你给我勾掉!”
“李白我要打死你!”
“李白这个不许记!”
而李白是这样的:
“不可以,这是皇上您自己办的。”
“微臣告退。”
“微臣应对事务尽职。”
“李白,我有一天会弄死你的。”
一天,韩信正在批奏折,他可是昔日的“逍遥王”,怎么能在这里坐着不动批奏折呢?于是他趁宫女不注意,从后窗翻到了后院。
“千万别碰见李白那小子,要是碰见了我的计划就全泡汤了!”韩信一边碎碎念道,一边准备翻墙。
正当他要翻过墙时,身后传来一个最熟悉不过的声音:
“皇欲爬墙去。”
韩信一下子停住了动作,转头看向李白,只见他绽放着他的“李氏微笑”。
“皇上还是下来的好,不然掉下去了微臣可就又要记下了。”
韩信终于忍无可忍了,跳下墙来,把李白手中的本子丢到地上,揪起他的衣领就往树干上摔,一手咚到树上,一手挑起李白的下巴,凑近了他的脸说到:
“接着记。”
李白顿时睁大了双眼,看着韩信,声音颤抖地说到:
“我...微臣要先拿本子啊。”
“既然爱卿这么会记,不如与朕在床上记。”韩信低头,向李白吻去。
“朕说过,我有天会弄死你的。”
“什么时...”
“不过,是在床上。”韩信用脚勾起掉在地上的本子,放在李白手中,又
抱起他走向寝室,说到:
“太白可要好好记,一项也不能勾哦。”


阿白有话说:拖更已久的大粗长?

信白《直的掰弯很容易》③

现代向有
忠犬信X傲娇白
学院风
接受的话,GO?
————————————————

刚到班级,诸葛亮就站在了讲台上,推着黑框眼镜说到:

“从明天开始,任何人不准带手机,如果发现,一律没收。”

班级里瞬间喧杂起来。

“为什么不让带手机啊……”

“还有手机是我们的个人财产,怎么可以没收!”

“有没有哪个英雄能去反馈一下?”

诸葛亮顿时脸变成原谅绿色,拿起书就往讲台上一拍。

“都闭嘴!有什么意见下课来我办公室,我们好好谈谈!”

诸葛亮特地把好好谈谈这几个字加重了语气。

“我不同意!”

只听一个声音从下面传出来。

“哪位同学不同意?请你站起来说话。”诸葛亮一脸‘慈祥’地说道。

“我不站!反正我就是不同意!”

“我也不同意!不能没收手机!”

与此同时,另外一个声音也随之响起。

然而,全班只有李白和韩信趴在桌子上,发出了闷闷的声音。

“太白太白,这样说话那诸葛村夫就能不知道是咱俩了吗?”不知什么时候,他都已经给诸葛亮起好了外号。

“你个傻子给我闭嘴!趴好!”李白用左手拍了一下韩信的桌子说道。

“既然两位同学不愿意告知名姓的话,那不如……”

“就让韩信同学和李白同学下课来我办公室一趟吧。”

韩信李白对视一看,心想着:

他是怎么发现的?!

除了韩信李白之外的同学,只在心里默默赞赏了一句英雄为你致敬,然后就哈哈大笑了。

“让你说话!这下好了,我的计划全泡汤了……”李白把头扣在桌子上默不作声。


“好啦好啦,是我的错好吧,明天请你吃饭。”

“这还差不多!”


晚上回到宿舍时,天已漆黑。

韩信李白到宿舍时,刘邦躺在床上玩手机,张良坐在椅子上看书,见二人回来后,打了个招呼后就准备上床睡觉。

“太白,关下灯。”韩信盖好被子只露出个头,对李白说道。

“为什么每次都是我关灯啊喂!”尽管嘴上这么说着,李白却还是起了身关了灯。

“哎哎!你们睡了吗?”刘邦开口问道。

“没。”

“你们有什么远大的志向吗!”刘邦中二病又犯了。

张良小声说:

“刘老三你小点声,外面有人在巡逻的。”

“好吧好吧,良良你有什么打算?”听了张良的告诫后,刘邦便放低了声音。

“我?我没什么打算,我只想考上我理想的学校,然后再当个教授之类的,我就满足了。”

三人默,这种志向真独特。

“良良你不能一直学习啊,你应该像我一样,将来天天在家打游戏,多轻松啊!对了雏儿你呢?”

“滚,别这么叫我。”

“说啊说啊!”

“我可没什么志向啊,我只希望将来娶个好媳妇。”韩信双手放在头后说道。

“噗嗤,你这想法真现实啊!那你说说你想要什么样的媳妇呢?”李白终于说了一句话。

“什么样的?就是跟我一一样喜欢玩游戏的,然后学习比我好一点,还是欧皇那种,最重要的一点,必须长得好看!”

刘邦听后一下子从床上爬起来,对韩信说:

“这些特征不就是李白吗!”

“这么一说,真的一模一样呢。”张良也赞同地说道。

“喂喂,我又不是女的。”李白反驳了二人。

“对啊,如果太白是女的我就娶定他了!”韩信叹了口气。

“你叹什么气啊!睡觉睡觉!”

一夜安眠。





阿白有话说:我知道很短小很短小,我会慢慢变得大粗长的...

信白《告白》

“你有没有喜欢过一个人超过365天”

“有。”

“当然。”




我是韩信。

我眼前的男孩叫李白,我喜欢他足足两年了。

我敢与校长顶嘴,我敢抢小孩子吃一半了的糖果,我敢坐在过山车上把前面两个女孩子的头发粘在一起。

可我却不敢对他表白。

我清楚地记得,我同他相识,是在那一天。

那天的雨下的很大也很急,我与他站在图书馆门口。好像那时是在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雨水混着夕阳,照在他的脸上。我顿时觉得,夕阳再美,也比不过前面的人儿。

看着他皱起的眉头,想必是因为这雨吧。我悄悄绕过他的身后,披着外套跑到超市买了把伞,又像只落汤鸡的悄悄跑回来,把外套搭在臂弯上后,我打开雨伞撑在他的面前说:

“雨下的这么大,一起走吧。”我对他伸出另外一只手,不知那人会不会牵住。

我当时真的赞同朋友们说我傻里傻气的,一个才刚刚见面的人,怎么会和你同撑一把伞?真是荒唐的想法。

可他的手碰到我的手心时,我整个世界都融化了。

他笑着,轻声说着:

“那真是谢谢你了呢!”

他进来伞下后,我目不转睛地盯着他。雨出奇地变小了,阳光也变得更耀眼了,他的背后就是阳光,阳光照得我看不清他的脸,只听见他说:

“我们走吧。”

不知怎地,我鼻头突然一酸,便匆匆移过脸往家走。

“对了,我叫李白,你叫什么名字呢?”他脸上依旧挂着比阳光还要耀眼的笑容。

“韩信...我叫韩信。”

“你紧张个什么嘛,都变成结...结巴了,我...我又不会把...把你吃掉。”他装作结巴的样子打趣道。

“我只是渴了而已,嗯对就是渴了。”

“那你可以喝雨水啊哈哈哈哈哈!”他捂着肚子弯腰大笑,他的笑点很低,笑声也很魔性,不禁让我也轻笑了一声。

“好了我到家了,我们还是一个小区啊!今天谢谢你了!后会有期!”他一边往家走一边回头冲我挥手道。

“嗯,再见。”竟然是一个小区啊,太巧了,可以后还会遇见他吗?我这样想着,头撞到了树上,真是疼啊……


大概是过了一周左右吧,我真的又见到他了。

我们是在一家咖啡馆前遇见的,并且是我先看到的他。

他和那天的打扮一样,依旧穿着一身运动服,看起来甚是干净利落。

只不过在他身边多了个女孩,我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我只知道最后他摸了那个女孩的头说了句什么,女孩就走了。

那应该是他的女朋友吧,我一直想着这句话。

我喜欢李白是真的,一见钟情那种,但是我不能因为我个人的利益而去和一个妹子抢媳妇?

李白看到了我后,便把我叫去一起喝咖啡,我还是问了李白:

“刚才那个女孩...是你女朋友吗?长得很可爱...”

“不是啊,那是我妹妹。”

没等我把话说完他就已经给了我答案。

真的是太好了呢。

后来发现我们竟然还是一个学校的,不过这次没有那么巧了,我们互相在隔壁班。

因为即将迎来高考,下课后大家都是不出教室的,所以我只能在放学的时候看见他。

常常是等到教学楼的灯都灭了,他才出来,我们一起走在路上,路灯把我们两个的影子拉的很长,显得我们甚是亲密。

如果这种亲密是那方面的亲密就好了,那时我这么想到。

他的性格很外向,而我觉得自己很闷骚,他的话很多,每天回家路上他的嘴巴总是喋喋不休地,而我只在一旁听着,有时回答几个字,有时还会被他的一番话逗乐。

真想让他安静会儿。

我想到了一个极其羞耻的方法,脸腾地一下热了起来,随后‘啪啪’打了自己两巴掌。

他就停下来瞪大了眼睛看着我,过了半分钟,他用手摸了摸我的额头问到:

“是不是学习学傻了?”

高考的前两周,我发现李白的精神状态不怎么好,以往路上嘴都没停下来过,而这几天却异常地安静。

我想应该是学习压力太大了?于是我给他通了电话。

嘟嘟嘟——

过了很久,都没有接通,我刚想挂掉,电话那头突然出现了他的声音。

“嗯?韩信嘛?有事嘛?”

应该是才睡醒吧,真想到电话那边看看他。

“那个...明天要不要一起看电影?”我试探地问道。

“还是不了吧...马上要考试了...”

我第一次见到他这么犹豫。

他做事是很果断的,没有半点儿犹豫那种,导致他经常出些乱子,到时还要我出马帮他摆平。

“领你去放松放松,太紧张对考试没有好处的。”

“那...那就看场电影啊,看完电影我就回家了。”

“好,明天见。”

“拜拜。”

嘟嘟嘟——

其实,这只是一个借口。

我想把他约出来,真正的原因是,我要向他告白。

是的,埋藏了两年的种子,终于要挖出来了。

第二天,天空下起了大雪,我匆忙地向电影院跑去,生怕那人儿冻着。

到了门口时,我从人海中一看就看见了他,是那么耀眼。

“走吧。”

他点了点头。

找到座位坐下后,我们之间一句话也没有说,只默默地等待着电影开始。

电影帷幕拉开,现场一片黑暗,我匆忙地寻找他的位置,当我的手碰到她的手时,安全感顿时而来。

电影放的什么我是真的不知道,甚至电影名我都不知道,我只知道他在目不转睛地看着屏幕,眼睛里似乎还泛着泪花。

他究竟怎么了?我刚想问问他,只听见全场突然安静了下来,电影中说着:

“我有一句话一直想对你说,请你听我说完好吗?”

就是现在!豁出去了!韩信!

“喂!”

“李白!”

“韩信!”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一个是电影里的声音,一个是我的声音,哈有一个...是李白的声音?!

“什...什么?”我不可置信地瞪大了双眼。

而他只是看着我,眼中的泪花却聚却多,貌似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因为我们的座位在最后一排,所以我们的话没有人听到,那真是极好的。

“傻瓜...”

埋藏了两年的种子,发芽了。

我真的是很喜欢你,喜欢到连你也喜欢着我,我都毫不知情。






阿白有话说:
啊,这是我两天写完的文,灵感来自一张图,看到信白进了国产cp的排行榜的是有种想哭的冲动呢哈哈。我就觉得吧,遇见了信白,我是真的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