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花子兮


乱世的唯一好处
便是只一抹明媚的笑颜
即可开启一段伟大的爱情

原来叫阿白然后又叫顾离辞了
不扩列 要中考了 完事儿再说

信白《再遇》

     据说十二万九千六百年后,一切都会重现。
     那我们也会再此相遇吗?
     会的。
     你信吗?
     信。
      —————————————————
     我与他相见是在那天。
     是在青丘的枫树下。
    
     一位白衣少年靠坐在枫树下。
     “真是的,成天就知道叫我练武练武,我根本不想打仗啊!”白衣少年站起身一拳打在树干上,。
     话音未落,从树上落下来一团黑影。
     “哎呦!”掉下来的竟然是一位紫衣少年。
     而他却正正好好地压在了韩信身上。
     “啊!”从紫衣少年身下传来白衣少年的惨叫声。
     白衣少年表示他现在特别委屈,被自己爹娘骂了不说,还被人“压倒”了。
     “喂!你赶紧从我身上下去!”少年冲他身上的人喊道。
     “啊!对不起对不起!”说便,他立马从少年身上下来。
     “实在对不起,我在树上睡着了,就掉了下来砸到了你。”他双手合十的对少年道歉道。
     “没事没事!我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少年摆摆手说道。
     “敢问少侠何名?”紫衣少年问道。
     “韩信,字重言。”
     “李白,字太白。”
     “你是女孩子吗?长得可真秀气。”韩信上下打量着李白。
     “你才女孩子,看清楚再说话好吗?”李白冲他翻了个白眼。
     “唉,你要是女孩子我就一定把你娶回家当媳妇。”韩信叹了口气。
     李白听到他说出这句话时,非但没有生气,还不禁笑出了声:“没想到你个习武之人还有这种远大的理想啊!”
     “那当然了!谁说习武之人就不许有这种思想?再说了,我也不喜欢打仗。”说罢,韩信便又坐在树下。
     李白不解地问道:“为什么不喜欢打仗啊,打仗多有意思,而且看你这身材想必也是练了很久的武吧。”说完李白也坐在他身边。
     “不得不说,你的眼睛真好使,我的确是练了很多年的武。”
     这时两人才注意到,对方的头上,分别有对龙角和狐耳!
     此刻的二人立即不吱声了,都互相看着对方。

     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龙族和狐族世代为敌,尽管是在集市上互相见到面,都会动起手来。
     可以说两族是冤家见面,分外眼红。
     可韩信李白二人并不这么想,他们都想让两族友好。
     而这一届的龙王和狐王,恰好是他们二人。

     “我不想与你打仗。”几乎是两人同时说出这句话。
      “可其他人不是这么想的。”李白撑着下巴看向远方。
     “那只要我们两个好不就行了嘛,到时候我们二人一齐去劝他们,这个办法行得通吧!”韩信拍拍李白的肩膀说道。
     “唉,但愿如此吧。那今后你我二人便成为挚友,你看如何?”李白对韩信笑了笑说道。
     “正合我意,今后我们要想见面就在这枫树下吧。”
     李白听罢,把他腰间的流苏卸了下来。
     “这个送给你,就当做成为挚友的礼物?”他把流苏送到韩信手中。
     “我也不能白拿你的东西,喏,这个送给你。”只见韩信把他脖子上的玉石摘下来戴在了李白的脖子上。

      从哪日起,韩信和李白,便每日相约在那棵枫树下,有时韩信会带来两袋桂花糕,有时李白会带来两壶桃花酿。
     “来干来干!白龙你想什么呢,快喝酒!”李白拿着酒杯哈哈大笑起来,估计是喝醉了。  
     “狐狸,你醉了,别喝了。”说罢,韩信就要把李白手中的酒杯拿走。
     “我才没有醉!不信你看我的眼睛!”李白说完这句话就立马把脸朝韩信贴去。
     韩信“蹭”地一下红了脸说道:“看你眼睛...干嘛啊...”韩信正要把脸挪到一边去,却被李白两手托起脸,逼迫他与自己对视。
     “我娘说过,要想知道一个人是否喝醉了,只要看那人的眼睛便能知晓。”
     “所以,你现在看我的眼睛吧。”李白盯着韩信说道。
     韩信可被李白的“灼热的目光”撩到了,他便一下子把李白推到叔干上,一手壁咚李白,一手挑起他的下巴说道:“你不是常常说,酒后不可乱性吗,怎么,你自己却违反了你的规定呢?”
     李白挑眉一笑道:“哼,谁说我自己定下的规矩我自己就必须遵守了?”
     “认真的?”韩信把脸向李白的脸凑近了几分。
     “我的话能有假?”李白毫不示弱。
      李白挑起下巴道:“比文还是比武,你尽管说,我....”
      没等李白把话说完,韩信便冲李白的嘴上定下一吻。
     李白顿时瞪大了双眼,瞬间清醒过来了。
     “喂!你干什...唔....”李白抓紧韩信的手臂,想要从韩信手中挣脱掉。
     可韩信哪能示弱啊。
     韩信非但没放开李白,反而更深入了一些,让李白窒息感满满。
     见李白快要喘不上气,韩信便放开了他,此时李白便一下子趴在韩信身上,用手环住他的脖子悄声说道:“混蛋白龙...”
     韩信听罢笑了笑说道:“只对你一人混蛋。”

     如果一直这样下去就好了。
     如果那天没有到来就好了。
     如果我们没有相遇就好了。
     可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的如果?

    待韩信李白分别回家后,一场大战伺机待发。
     “韩重言,带好你的装备,明日准备攻打青丘。”老龙王严肃的说道。
     “攻...攻打青丘?!”韩信真的是被吓得说不出话来。
     “对,明天出发。”老龙王淡定地说。
     “明早趁他们还没起,我们便进攻。”
     “你准备好,军队的核心是你。”
     “必须要灭掉青丘所有人,尤其是狐王。”
     老龙王的话如一块块石头搬砸在韩信的心上。
     我怎么可能杀了他全族?
     我要告诉他,对!现在就去告诉他!
     韩信做好打算后,立马翻过后院的墙,往青丘跑去。
     一定要告诉李白!
    

     “那小子走了吗?”老龙王抿了一口茶道。
     “刚翻过后院。”
     “好,现在,攻往青丘,必须要赶在龙王之前!”
     “是!”

     不知何时,天空中竟下起了雨,一颗颗雨滴打在韩信的脸上,甚是疼痛。
     韩信在草地上奔跑,落叶都被他踩的嘎吱响,运气不好还会被树枝刮破了脚,但这些韩信现在都不在乎了,他只想立刻告诉李白。

      命运总是那么捉弄人,韩信到达青丘时,已经是一片狼藉。
     没有他想象中的李白,没有那棵高大的枫树,没有昔日的笑脸。
     都没有。
     只有满地血红的尸体,只有燃烧着熊熊大火的房子,只有那棵已经倒下的枫树。
    
     “狐狸...你在哪...”韩信的声音颤抖道。
     “我要找他,我要找他...”他的口中不停地嘀咕着这句话,却不知究竟要去何处。
     “对了,去找龙族部队,他应该会在那吧...”说完,韩信便飞奔向远处。

     他看见了那个背影,是李白。
     一身紫衣早已被血染红,他站在一堆尸体的上方,拿着剑指着老龙王。
     “狐狸...”
      “狐狸,不要!”韩信向李白跑去。
     “别过来。”李白的语气中带着几分冷漠,似乎又带着几分失望。
     “狐狸...你先把剑放下,好吗?”韩信恳求道。
     “我为什么要放下?我如果放下了,我还怎么给我的族人报仇!”李白突然把剑插入老龙王的胳膊,头也不回地喊道。
     “你就是...狐王?”韩信瞪大了双眼,握着枪的手微微颤抖。
     “狐王李白,见过龙王韩信。”
     “原来你一直在瞒着我。”韩信冷哼一声。
     只听从李白身下传来老龙王的喊叫:“韩信!你还在想什么?赶快杀了他!”
     李白听到这句话,更加生气万分,便狠狠地说:“既然你执意要死,我也就成全你!”话音刚落,李白便把剑插入老龙王的脖子里,一命呜呼。

     与此同时,韩信也把枪插入李白的胸膛中。

     韩信不可置信的看着沾满血迹的双手。
     “咣当”一声,李白倒下时,韩信的动作比大脑反应更快,接住了他。
     不知不觉,韩信的脸颊已经布满了泪水,不知是雨水多,还是泪水多。
     “狐狸...我错了...你不要怪我...不,都怪我!”韩信一手握住李白的手,另一只手紧紧地抱着李白,生怕一送开李白就会离他而去。
     “蠢龙...我怎么会怪你啊...杀了我是你的任务...你怎么可以认输...”李白一只手抚摸着韩信的脸,笑道。
     可这笑颜在韩信眼中看来是那么的痛苦。
     “咳...白龙...你听过...一个传说吗...”
     “狐狸,你别说了!我这就带你回家,回我们的家!”韩信说着就要抱起李白。
     李白却拦住了他,说道:“回不去了...你听我说...  据说...在十二万九千六百年后...一切都会重现...”李白说完这一大句话后深深地喘了一口气,接着说:“你说...我们还会相遇吗...”
     “会的!一定会的!我带你回家疗伤!会回去的!”
     李白的眼睛已经睁不开了,只听他缓缓地说道:“我好困啊...白龙...我先睡觉了...不等你了...你记得...要来找我啊...”
     话音落,青丘灭。
     “狐狸,狐狸?狐狸!”韩信撕心裂肺地喊道,可那个紫衣少年再也回不了了。

     青丘,待故人。

     一位白衣少年坐在树下吃着果子,“扑通”一声,从树上掉下来一团黑影。
     定睛一看,原来是一位紫衣少年。
     “初次见面,我叫李白!”
     “我叫韩信,我们...是不是见过?”
      那声音,从未变过。

阿白有话说:这次大粗长了哈哈哈,其实也不怎么虐吧?接下来要接着写《直的掰弯很容易》了!过几天考试应该要停更几天!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