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花子兮


这里花子兮,叫我阿白就行
初三狗没时间写文OTZ
我可能是个废人了/瘫

信白《回家》

《回家》

第一世,他是国士无双的将军,他是风流潇洒的剑仙。

他叫韩信,他叫李白。

他喜武,他喜文。

明明八竿子打不到一撇的两个人,却在一家酒馆遇到了。

李白是经常来这家酒馆买酒的,可韩信真的是稀客,要来的话也是给刘邦买。

正所谓,缘,妙不可言。

一壶酒,二人留。

因为一壶酒,二人的羁绊在此开始了。

韩信练武时,李白会在一旁拿着酒杯看。李白写诗时,韩信会为他倒酒。

韩信是会文的,但他觉得武比文甚好。

李白是会剑的,但他觉得文比武甚好。

二人本以为生活会一直这样和谐下去。

可世界终究是不和平的。

李白第一次在韩信面前拔剑,也第一次看见韩信在他眼前倒下。

韩信最后一句话是对正在往这边跑来的李白说的。

“太白...带我回家...”

李白把一张纸条放在韩信的身边,随后躺在他身旁自尽。

那纸条上写着:

吾已随君去。

第二世他是高高在上的龙王,他是所向披靡的狐王。

两人相遇只因一次龙狐宴会,在宴会上,老龙王和老狐王因为一句话就发生了争吵,在这争吵中,韩信便看见了淡定吃饭的李白。

从此,韩信便一直缠着李白,只是因为他好看。

二人慢慢长大,成年后,他们也认识到了问题的重要性。

当年的争吵,换来的是龙狐两族刀剑相向。

二人都想让大家和平相处,可族人们根本不相信两族可以和平,甚至严重到两个小孩子见面也会打起来的程度。

果然,战争爆发了。

战场上,韩信和李白都纷纷把武器指向对方。

狐族除李白外都已灭亡,而韩信的任务就是,杀了狐王。

李白紫色的头发挡住了他的脸,看不到他的表情,只听见他恶狠狠地说道:“动手吧,不然我杀了你。”

“韩信我告诉你,我说过的,狐死,必守丘!”

没等韩信反应过来,李白就已经举着剑朝韩信刺了过来,而韩信条件反弹似的把枪反刺过去。

雨水滴在地上,混着鲜血,李白的手已经血肉模糊,他抚摸着韩信的脸庞,说:“白龙...待...我回家...”

这一世他还是那个白龙,只不过身边少了一只狐狸,多了一只浴血重生的凤凰。

韩信再次看见李白是在凤凰与龙族的战争中。

其实凤族与龙族世代为友,可新上任的凤王却执意要攻打龙族,当族人坚决反对时,他只说了一句话:

“灭族之仇,不过如此。”

上一世,龙王拿着枪指向狐王;这一世,凤王拿着剑指向龙王。

上一世,龙王眼里满是愧疚;这一世,凤王眼里满是憎恨。

“韩信,灭族之仇,我今天就报了!”话毕,刀落,龙亡。

当剑穿过韩信的胸膛时,他心里一直想着,原来被爱人伤害痛的不是肉体,而是心啊。

他将要倒下的时候,抱住了李白,在他耳边轻轻说道:“对不起...还有...代我回家...”

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

再一世,他们在一家书肆里见面,红发少年对栗发少年说:

我们回家。



阿白有话说:
emmm...考完试沉迷王者和吃鸡,应该一周两更?接着更《直的掰弯很容易》




评论(8)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