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花子兮


这里花子兮,叫我阿白就行
初三狗没时间写文OTZ
我可能是个废人了/瘫

雷安《交换》

上交入党费/乖巧
就是那个交换身体有一方死了的梗嘛
ooc慎入



雨一直在下,安迷修就静静地坐在车站等着公交车,可等了半个小时,也不见一点儿公交车的影子。
雨下得越来越大,越来越急。
看来今天要耗在这里了,安迷修心里如是想。
“叮咚”手机消息提醒的声音,安迷修慢悠悠地从书包翻出手机,定睛一看,原来是他的同班同学——雷狮。
〔征文写完了吗?〕
安迷修看后不耐烦地翘起二郎腿,把书包放在身旁,打起字。
『我家都回不去,能写完吗?』
等了几秒,却不见那人回复,安迷修便要把手机放回书包里继续等车,刚要拿起书包,手机便发出了声音。
〔你在哪,我去接你。〕
『不用了,公交车马上就来了。』
〔我都出门了...你不早说...〕
『哦,那你滚吧。』
〔你到底在哪?〕
『芦荟车站。』
安迷修把手机放回书包里后,站起身来寻找雷狮的身影,又立马坐下了,又不是闪电怎么可能来的那么快?
这时安迷修心里也琢磨着,为什么雷狮最近和他的关系变得貌似...越来越好了?

安迷修在班级里号称是“撩妹高手”,可撩到的妹子没几个,撩到的也被雷狮招招手就跑走了。
每当他与女同学交流得正热情时,雷狮总会用各种理由把那女同学叫去。而理由也是最正常不过的,例如老师叫你去办公室,帮我去打水吧,你作业没完成等等。
因此安迷修一直以为雷狮是与他作对,还叫他“恶党”,从来也没叫过他全名。
总之安迷修对雷狮是一点好感也没有。

正当安迷修发呆的时候,雷狮已经站在他面前了,他撑着伞,一直看着他却不见那人答复,便大声喊到:
“安迷修!”
听到正想的人的声音,安迷修想偷吃了糖果的孩子一样心虚地站了起来。
雷狮见他不说话,用另一只手在他面前挥了挥。
“喂安迷修?傻了?”
“你才傻。”像是条件反弹似的,安迷修立马就回答了雷狮。
“你没事吧?”
“无碍,走吧。”安迷修向前走去。
这雨真是怪,下了这么久,非但不变小,还起了风。
“恶党,我说。”安迷修停在一家超市门前。
“啊?你说啊。”
“你知道我没带伞吧。”
“知道啊。”
“那你还拿这么小的伞。”说罢,安迷修看了看头上那顶儿童伞。
“啊哈哈,因为找不到伞了嘛,就把我堂弟小时候的伞拿来了。”
“你真是愚笨至极。”
“正好走到超市这了,我们去买一把吧。”
“我没钱。”
“我有啊!”说着,雷狮拉着安迷修走进超市,很奇怪的是,安迷修没有拍掉他的手,雷狮嘴角上扬了一点幅度。
买完伞后,二人走出商店,雷狮开口问到:
“为什么树每日都盼着那一只鸟儿来,而鸟儿却去了很多树上呢?”
“不知道。”
很意外地,雷狮没有接话,只是默默地笑了笑。
呼——一股大风吹来,除了风声,安迷修隐隐约约地听见了有个声音在喊。
喊的什么呢?好像是...
好像是!
“喂!那边的人!快走开!广告牌要掉了!”
安迷修猛地抬头看向广告牌,却只看见它向他们落下。
“啊...雷狮...”
点擦火花间,雷狮一下子扑倒安迷修,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他。
安迷修昏迷前最后看见的一幕,是自己的脸庞。

“安迷修,睁开眼睛啊!”
“安迷修,活下去。 ”
“安迷修,我***...”(模糊不清)
安迷修猛地睁开双眼,只看见了白白的天花板,向周围看去,原来是在医院啊。
安迷修想要起身,但是刚一动弹,疼痛感便立马上身,只得乖乖躺在床上。
正当他刚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却有人推门进来了。
原来是卡米尔。
“大哥!你还好吧!”
“啥?!”
“夭寿了!大哥傻了!!”
安迷修一愣,心想到:这么说来...我的确是和雷狮交换了身体,必须要找到雷狮才行。
“还好...雷...安迷修呢?”
卡米尔低下头,轻声地对“雷狮”说:
“大哥...他...”
“他死了。”
安迷修心里咯噔一下,难道说...在被砸到的前一秒,他们两个交换了身体?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
这怎么换回去啊!!
“大哥...你...你还好吧...我...”安迷修听出来了,卡米尔的声音在颤抖着。
“我没事。”安迷修停顿了一下,接着问到:
“为什么他会死?而我却没事?”
卡米尔依旧用着颤抖的声音答到:
“大哥...我...我不知道啊...不我知道...我知道安迷修死了你很...但你要振作起来...”
“嗯。”
“大哥...我想问你一件事...”卡米尔似乎看到“雷狮”的周围散发着黑气。
“你问。”
“大哥你不是喜欢他嘛...为什么他...你却什么感觉呢...”
对啊,为什么自己没有感觉的。
等等。
我喜欢他?
雷狮喜欢我?
骗人的吧?
“你说什么!?”安迷修突然大声地喊道。
“大大大大哥!”
“雷狮喜欢我?!”
“你别跟我开玩笑!”
“安迷修...?”
卡米尔从进了病房后就感觉他大哥有点不对劲,按照以往,如果他受伤了自己来看他,他都会笑着说自己没事。
当安迷修生病之类的时候,他会第一时间去看望安迷修。
而不是像今天这样,漠不关心。
卡米尔笑了一下,心想到:原来安迷修还不知道啊,大哥胆子真小呢。
就让我来告诉他吧,但是,大哥你还能知道吗?
“安迷修是吧。”卡米尔走向安迷修。
安迷修就这样瞪大了双眼看着他走来。
“我大哥,一直都喜欢着你,你当真不知道?”
“我不知道...”安迷修双手捂住头,他感觉自己的头要炸了一样。
“现在是你别跟我开玩笑了!”
“我...我真的不知道啊...”安迷修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从脸颊流了下来。
“为什么他不说出来...”
“为什么我那天要让他过来...”
安迷修嘴里念叨着,卡米尔无力地笑了一下,离开病房前,用极小的声音说: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阿白有话说:
嗯哼被我家那位安利入了雷安坑
结果入党费是个刀子?
不算刀子吧这应该是玻璃渣吧
毕竟我不会写刀子啊哈哈哈
给我老公的文嘛,虽然拖了很久,虽然有点短
因为我叫短小懒白啊!
@玉卿酱三岁啦_.♡





评论(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