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花子兮


这里花子兮,叫我阿白就行
初三狗没时间写文OTZ
我可能是个废人了/瘫

想念


席上初逢清秋君,似仙人降世。

“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洛冰河对着眼前仙风道骨的人说道。

“洛公子可真会说笑,在下自是与卿初次相见,况乃故人。”眼前的人淡淡一笑地轻声说道。

“不知清秋君可否赏脸与吾对饮一番?”

“何来赏脸一说?在下不过平凡之辈罢了。”

那被称作洛公子的人勾起嘴角,凑上前在青衣男子耳旁沉声说到:

“天下谁人不识君。”


“洛公子,您这已经是这周第三次来了,有什么事直说吧。”沈清秋扶额道。

“哪有,一周共七日,我才来了三日。”

“还有我找你来根本没有什么事要同你讲,我只是单纯地要看你啊”洛冰河笑嘻嘻地说道。

“是是是,您来的次数一点儿也不多,今天刚好第三日,您正好来了三日,算得可真准。”沈清秋悄悄地白了他一眼。

“清秋。”突然,洛冰河握住了沈清秋的手腕说道。

“以后不要称呼我为‘您’了,显得好生疏。”

沈清秋便拍下他的手起身边走向书房,边问他:

“好好好,那你说,我怎么叫你不生疏啊?”

洛冰河杵着下巴想了一会儿,就对沈清秋说到:

“叫我冰河,冰河就好。”

沈清秋愣了一下,便回过头对他说:

“冰河,你这成天来这无所事事也不好,不如我来教你写字画吧,我还是略懂一二的。”

洛冰河起身后伸了个腰便冲沈清秋跑去,拽着他的袖子走进书房。

“冰河你画的这么好看根本不用我教了啊。”沈清秋摸了摸洛冰河的头。

“这不还是师尊教得好嘛,嘿嘿。”洛冰河傻笑道。

“嗨,我算得上什么先生,不过对这方面感兴趣罢了。”

“不过,你愿意叫就叫吧。”沈清秋对他微笑道。

“是!不是我是说...谢谢您!”洛冰河支支吾吾地从嘴里蹦出几个字后,就转过身去画他的画了。

每日清晨洛冰河都会准时来找沈清秋,当他登上山,穿过那片竹林的时候,就看到了一袭青衫在那处等着他。这也是二人感到最幸福满足的时刻。

二人每日的生活都十分惬意,竹林中有一间小木屋,一位青衣男子微笑着对一位黑衣男子说着什么,黑衣男子便嘿嘿地傻笑起来。

可日后的某一天,沈清秋照常在门口等着洛冰河,可迟迟未待到那人来。

这可让沈清秋不由得担心起来,于是他便穿戴好准备下山去找洛冰河。

他记得洛冰河跟他说过,自己家就在山脚下,可为什么他自己走起来这路是这么长,长到让人心慌。

沈清秋找遍了每个地方,都没有找到一丝洛冰河的踪迹,他抬头看了看天空,发现夕阳已经西下,于是他便往山上走。

当他走到那片竹林的时候,隐隐约约地看见了一个青色的身影,他从心头涌上一股熟悉感,就向家中跑去。

当他站在家门口的时候,他心里那块大石头总算是放下了。

那个人,果真是洛冰河。

而洛冰河也像是察觉到有人来似的,回头看去,对沈清秋大笑起来。

“你小子...上哪里去了啊...”沈清秋觉得嗓子堵的慌,便清了清嗓子说道。

“我想起师尊以前说过,今天是您的生日,我便上集市让店家做了把檀木扇子,谁知店家材料不够了,就让他去取,谁知一直等到现在...”洛冰河不由得低下了头,声音越来越小。

“师尊,我还在这扇子上亲笔书画了一二,容师尊过目下,可能会让师尊不大满意...”洛冰河从怀中拿出把青绿色的折扇,这扇子的扇柄刻着精美的花纹,扇柄尾部吊着枚玉坠,而扇面的正面是一个“清”字,背面则是一袭青衣之人,身处于一片竹林之中。

“哈...为师怎会不满意,为师真的是非常满意了,你还送什么礼物啊,在我眼中,你就是送给我最好的礼物。”沈清秋附身到洛冰河的脸旁说道。

“我真的是要感谢老天爷,因为今天,我的师尊出现在了这个世上。”洛冰河紧紧抱住了沈清秋。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
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