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花子兮


这里花子兮,叫我阿白就行
初三狗没时间写文OTZ
我可能是个废人了/瘫

【冰秋】不安

虽然洛冰河和沈清秋已经在一起有个长年累月了,但是他心里还是隐隐的不安。

尽管每天早晨洛冰河一睁开双眼就能看到身旁的沈清秋,可他还是怕,他怕哪一天,自己一眨眼,就又把他的师尊弄丢了。他自己也知道,他这个样子,活像半大点儿的小孩找不到妈妈一样,可他现在只有沈清秋了啊。

他知道他的师尊对他的无理取闹有时会非常无奈,但只要自己一装作可怜,沈清秋就会过来安慰他,这个时候,他才会真正感受到了——“师尊是我的,是只属于我自己的。”

沈清秋每个月都有几天要去苍穹山上与其他峰峰主开会,这个时候洛冰河是最不安的。

他怕沈清秋去了那儿就再也不回来了。

就像那五年一样。

一天,沈清秋躺在榻上睡不着,就和洛冰河说说话,不知怎么的他就问了洛冰河一个问题,他问洛冰河为什么那时候一下子就认出了我。

洛冰河万万没想到沈清秋会问这种问题,其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这个,对啊,为什么呢?洛冰河一如既往地撒娇着对沈清秋说些因为我太喜欢师尊了之类的话,然后跟他腻歪一会儿,二人便进入梦乡。

实际上只有一人而已。

洛冰河躺在床上看着沈清秋,描摹着他的面容,为什么一下子认出来了?还不是因为太过想念,这个面容已经深深地刻在了脑海中。这五年里,他无时不刻都在想着他的师尊,可能是自己不听话,师尊生气走了,如果自己乖乖听话,是不是师尊就会回来了。

于是洛冰河每天都守在沈清秋身旁,像他以前在清净峰求学的时候,每天给沈清秋送去糕点和茶。不同的是,现在的沈清秋是闭着眼睛的,不会再给洛冰河那个他梦寐以求的笑容。


一个站在顶峰的人,会有许多想把他拉下来的敌人,最忌讳的便是让敌人抓住他的软肋,一旦抓住了他的软肋,那么这个人必将堕落。

而沈清秋就是洛冰河的软肋。

让洛冰河丢掉软肋最大的办法无疑就是让沈清秋消失,所以更多的人想把洛冰河拉下那个王座并不是直接地去接近他,而是先去接近沈清秋,这样就抓住了洛冰河的软肋。

但在洛冰河觉得,沈清秋就是他生命中的一部分,有了现在的沈清秋才有现在的洛冰河,如果没了他现在的洛冰河将不复存在。

所以,洛冰河的不安,仅仅是害怕他的师尊离开他的身边,他怕这一走,不再是五年,而是一辈子了。





就随笔写写的...你们看看就好...我又chāo起我这双废手了...

评论(2)

热度(52)